LaughingZhu's Blog
LaughingZhu
Make or miss win or lose I put my name on it
管理
文章
Comment

《简·爱》

LaughingZhu
June 14, 2021
563 views
1888 words
No comments

博客新开栏目📚Book,用来记录自己对于读过书的一些想法。

WX20210614-184617.png
19年在看综艺《一本好书》的时候,看到了周一围和薛佳凝演的舞台剧 简爱,不得不说,这个节目真的很不错,除了推荐的书都是特别经典之外,舞台、氛围也很棒,当然,也成功让我买了好几本同款的小说,和今天的主角《简·爱》一书也结缘于此。




我不是那种特别喜欢读书的人,每次看着那么厚的书总是莫明的发愁,啥时候才能读完呀。读者们,当你们看到我在这里写对于一些书的读后感,可想而知,看完这本书我付出了太多了😂。开玩笑啦,不过这本书确实耗费了蛮多时间的,中间断断续续的看了一年多,终于在端午节假期画上了句号。

夏洛蒂·勃朗特以女主角简爱的第一视角来像我们书写了一部颂扬财务独立、人格平等和婚恋自由的小说。它虽然是虚构的,读起来却特别自然和真实。它写的全是日常生活中发生的事,但又不同于我们熟悉的那些过于贴近现实的小说,也没有爱情小说的臭气和伤春悲秋的造作...。由于我是第一次看以第一视角来写的自传,所以中间有无数次都把简爱想成了夏洛蒂·勃朗特,

“你没有资格那我们的书。妈妈说你是寄生虫,你没有钱,你父亲一分钱也没有给你留下。你应该去外面当乞丐,二不是在这里,和我们这些绅士的孩子生活在一起,和我们吃一样的饭菜,穿我们的妈妈花钱买的衣服。现在,我咬你知道乱翻我的书架会有什么结果。因为这些书架书我的,这座房子里面的一切都是我的。反正再过几年就会属于我。过去,站到门口,离镜子和窗子远一点”。说这番话的是约翰,舅妈瑞德太太的儿子,门头府的小少爷。我从小寄住在舅舅家,舅妈瑞德太太和她的孩子就是我的噩梦,直到我去洛伍德义塾,我才拜托了瑞德太太,虽然洛伍德的日子也很苦和艰难,但现在让我回去奢靡的门头府,我是不愿意的。

“有寄给J.E的信吗?”我问到。快递员摸索了很久,久得我快要失望了,她终于拿起一份信递给了我,我翻来覆去看了很久,笔迹很老气,也不整齐,像是老太太写的。费尔法克斯太太,我的东家,索恩菲尔!那无疑是她的府邸的名字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我踏上了去往索恩菲尔的路上。读者们,从这里,索恩菲尔,我将开启我的下半生。认识费尔法克斯太太、认识聪明的阿黛尔小姐、认识那个让我陷入爱河的罗切斯特先生...

950d6b477cf588b80115bb86337af869.jpg
“你认为我是一个自己会动的工具吗?是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吗?我能忍受嘴上充饥的面包被夺走、杯里活命的水被泼掉吗?你认为我没有钱财、家世寒微、长相普通、身材矮小,所以我没有灵魂没有心是吗?你想错了!我的灵魂和你一样高贵,我的心和你一样完美!如果神曾经赐给我一点美貌和许多财富,我早已让你无法离开我,就像我现在无法离开你一样。现在我跟你说话,并不借助什么习俗传统,甚至也不借助肉身。现在是我的灵魂直接和你的灵魂对话,就当我俩已经死了,站在神的跟前,平等地站着--因为我们确实是平等的!”这是我对自由的呐喊,对平等的呐喊。

几个月之后,在一场中断的婚礼之后,我离开了索恩菲尔,在几经颠簸之后到了一个叫圣约翰牧师的家里,你们怎么会想到,很多天后,我得知这个牧师竟然我的远方亲戚,是我的表哥,在荒原居也就是牧师的家里,我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,和两个妹妹安娜和玛丽成了要好的朋友,这种交往让我如获新生,带来了我未曾有过的快乐,因为我们三人的趣味、情感和原则完全一致。尽管在这里我真的很开心,但是我始终没有那个让我陷入爱河的他,那个让我选择逃避的、充满魅力的罗切斯特。

终于,我还是走上了回索恩菲尔的路,一场大火让这里变成了一场废墟,经过一番打听,罗切斯特住在芬丁的一座别墅里,芬丁别墅的主楼相当古老,中等规模,没有华丽呼哨的装饰,深埋在树林里,我以前听说过这个地方。当我慢慢打开门,有个人影走进暮色,他不是别人,正式我的主人,爱德华·费尔法克斯·罗切斯特。我停下脚步,几乎屏住呼吸,站在原地看着他,他的身体强壮结实如同以前,腰杆仍是笔挺的,头发仍是乌黑的。他的模样也没有改变或消瘦,只是一场大火让他的眼镜看不见了。

“罗切斯特先生,加入我生平曾经干过一件好事,曾经起过一个好念头,曾经做过一次无可指摘的真诚祈祷,曾经徐许过一个合理的愿望,那么我已经得到奖励了。当你的妻子,对我来说,是人世间最幸福的是。”

读者,我嫁给他了。我们悄悄举办了婚礼,出席的人只有他和我、牧师和助力。我开始成为他的眼睛,用话语向他描绘我们面前的景象和周围的天气,比如田野、树木、市镇、河流、云朵和阳光等等,用声音在他的耳朵里灌注光线不能给他的研究留下的印象。两年后的一个早上,他弯着腰看着我说:“简,你穿着淡蓝色的👗裙子嘛?”

b73b401cef38dfb574cfbe32dc03ab80.jpeg
讲到这里,《简·爱》这本书也就基本完结了,我和罗切斯特很快乐,那些我们深爱的人也很幸福。感兴趣的读者们可以去买书了,喜欢看舞台剧的福利到了简爱 National Theatre Live: Jane Eyre

Popular artivles
Blog Info
Posts Num
Comments Num
0
Operating Days
NaN M NaN D
Last activity
Invalid Date